2019-3-15 8:01:00
    在今年年初达沃斯论坛上,与会者最担忧的问题有三个:一是发达国家尚未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完全复苏。危机之前,发达国家长期的年均经济增速为3%—3.5%。目前,美国经济复苏最佳,然而即使特朗普政府大幅减税,2018年美国经济也仅增长2.9%。据有关预测,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可能降至2.5%,2020年将跌至2%。欧洲国家经济增速自2008年起徘徊在1.5%左右,日本经济从1991年以来平均增长率仅在1%上下,发达国家恐将陷入长期增长疲软。二是逆全球化。在全球化进程中,发达国家的真实工资并未增长,中产阶级比重下降,收入差距扩大,发达国家将之归因于全球化,反全球化的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抬头。三是自2008年以来,中国每年都为世界经济增长贡献30%以上。2010年开始中国经济进入中高速增长通道,增速在2016年降到6.7%,2017年回升至6.8%,2018年降至6.6%。与会者担心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减弱。

  当前世界确实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任何变局都是“危”和“机”同生并存,应对得当将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重大机遇。2010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下滑固然有双轨制遗留的体制性改革未完成、人口老龄化等内部原因,但考虑到巴西、俄罗斯、印度等金砖国家以及韩国、新加坡和我国台湾等高收入经济体,在同一时期也经历了增速下滑而且幅度更大,共同的外部性和周期性因素可能是主要的原因。同时,我国经济增速虽然有所下滑,但增长的质量显著提高。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都强调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但是真正推行的国家很少,我国则推出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过3年的努力,传统产业加快改造,新动能加快成长,使得重点行业供求关系发生明显变化。

  展望今后,最重要的仍然是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保持定力,抓住主要矛盾,找准改革突破口,就能解决制约发展的深层次问题,这是我国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一条重要经验。当前,供给侧结构性问题仍然是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去产能、去库存和去杠杆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今后两年,降成本和补短板的发力空间十分巨大。

  从降成本看,目前已开始为中小企业大幅减税。从补短板看,可补的方面还不少。就产业而言,我国当前产业多属中低端,可向中高端升级。其次,以往基础设施投资主要是城际间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机场和港口,但城市内部基础设施,如地铁、地下管网依然不足,5G商业化运用带来新的投资契机,污染防治领域的短板也亟待补齐。此外,目前我国仍处于城镇化进程中,需要大量的住房、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和公共服务投入。我国也具备补短板的资金优势:一是中央和地方政府积累的负债总额占GDP不到60%,在国际上处于较低水平。二是民间储蓄接近GDP的50%,减税等措施可激发民间投资意愿。三是我国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居世界之首。四是我国利率和准备金率高,可通过降低利率和准备金率的方式增加货币、信贷供给,以支持投资。维持一定的投资增长率就能促进就业,提高收入,增加消费,稳定增长。
……
2019-2-14 7:39:00
 从金融角度来看,发展中国家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中的企业所需资本不多,金融业给予企业家提供资金,要防范企业家经营能力存在的风险以及其是否可信等,最合适的金融安排是地区性的中小银行。

  新结构经济学倡导的是用新古典的方法来研究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与其决定因素。现代经济增长从本质上来讲是人均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其背后则是经济结构不断变化从而导致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的过程。

  新结构经济学的核心假说,是一个经济体每个时点上的产业、技术以及“硬”的基础设施和各种 “软”的制度安排等都是内生的,内生于其在那个时点上的要素禀赋和其结构。要素禀赋和其结构在每个时点上是给定的,但是随着时间变化是可变的。处于不同发达程度的国家,其要素禀赋的相对丰富量是不一样的,要素禀赋和它的结构决定这个经济体这个时点的总预算与要素的相对价格。而要素的相对价格则决定一个经济体在某个时点上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技术,要变成竞争优势还需要有合适的软硬基础设施以降低交易费用。在新结构经济学的分析当中,微观基础则为企业的自生能力,即一个具有正常管理的企业,在开放竞争的市场当中不需要外在的保护补贴,就可以获得市面上可以接受的利润率的能力。实际上,就是要求其所在的产业必须符合这个经济体的要素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并且有合适的软硬基础设施。这样其在开放竞争的市场当中要素生产成本与交易成本在全世界范围内处于最低水平,从而具有竞争力。

  当然,经济增长和发展的过程就是结构不断变迁,收入水平不断提高的过程,在此过程中,产业结构、技术结构决定劳动生产率水平,而这些都内生于要素禀赋结构。那么要推动产业和技术结构的升级,就要先推动要素禀赋结构的升级。比如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升级成资本密集型产业,就需要先转变要素禀赋结构,让资本从相对短缺变为相对丰富,其比较优势发生变化,产业就能升级。在产业和技术变化之后,基础设施和制度安排也相应完善,以降低交易费用,才能把比较优势变为竞争优势。

  现有的主流经济学和新结构经济学都假定人是理性的,但是主流经济学一般产生于发达国家,一般将发达国家的结构认为是唯一合理的结构,任何与其有所差异的结构都被认为是扭曲的,必须向发达国家的结构靠拢。而新结构经济学则认为,各个国家的要素禀赋和其结构不同,因此其最优的产业、技术和基础设施、制度安排也是不一样的,这些都是内生的。在经济转型方面,新结构经济学承认各种扭曲的内生性,因此主张采用渐进的双轨方式来实现经济转型。
……
2018-9-17 7:53:00
       即使连续39年9%以上的增长率之下,中国的增长潜力仍然巨大,因为中国在创新方面还有很大的潜力,还大有可为。中国未来20年应该还具有以8%的速度增长的潜力。

    中国仍然拥有非常强劲的经济发展潜力,这种潜力的实现程度取决于国际经济形势,以及中国是否能够进一步深化国内改革,还取决于中国是否能够应对技术创新和工业升级过程中的外部性,以及遇到的其他问题。

  发达国家或者高收入国家即使只有2%-3%的增长,其增产力也是非常强劲的,而中国恰恰具有后来者的优势。过去39年,中国的年均增长率达到9.4%。在未来,中国是否可以维持高速增长呢?答案取决于中国还存在多少后发优势,这取决于中国和高收入国家的收入水平的差距。根据安格斯·麦迪森研究院的研究,2008年,中国人均GDP是美国人均GDP的21%,这是1951年日本、1967年新加坡、1977年韩国的水平。这些亚洲经济体恰恰是利用后来者居上的优势,实现了连续20年的8%-9%的年均GDP增长率。因此,中国未来20年应该还具有以8%的速度增长的潜力。

  在工业革命4.0的新的部门,这些部门的周期性比较短,12个月、13个月有可能研发新技术,这些技术的发展取决于人力资源,而中国恰恰拥有巨大的人力资源供给。同时,中国在新经济方面表现出非常强劲的竞争力。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是有信心的。中国增长的潜力是巨大的,这样一种增长潜力是来自供给侧的。这种增长潜力到底多大程度上得到实现呢?这取决于国际经济形势,以及中国是不是能够进一步深化国内改革,还取决于中国是否能够应对技术创新和工业升级过程中的外部性,以及遇到的其他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制造2025战略恰恰是要帮助中国很好的应对外部性,类似于德国的“工业4.0”计划,以及印度的“印度制造”,以及美国的“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一系列的产业政策是类似的,中国可以实现进一步释放潜力的目标,以维持比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即使不是9%那么高,也可能保持6%以上的增长速度。中国需要这样的增长,中国的增长对全球也是好事。
……
2018-3-14 11:12:00

如果现有的技术已经在世界最前沿,技术创新等于技术发明。如果现有技术跟世界技术前沿有差距,创新除了自己发明之外,还可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来实现。

林毅夫:准确认识我国五种产业类型

  从经济学家的视角来看,创新包括在未来的生产中所用的技术比现在的技术好,或者是进入的产业的附加价值比现在的高,即产业升级。前者有两种方式可以实现。如果现有的技术已经在世界最前沿,技术创新等于技术发明。如果现有技术跟世界技术前沿有差距,创新除了自己发明之外,还可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来实现。就后者而言,如果现有的产业已经处在世界最前沿,产业升级必须通过发明新产品、新产业来实现。但如果现有的产业附加价值跟世界前沿的产业附加价值还有差距,在产业升级的时候,可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的方式来实现。 

  我最近提倡的新结构经济学把目前处于中等偏上收入的中国的产业分成五种类型的产业:

  第一种是追赶型产业。不仅中国自己有,比中国发达的国家也有,如装备制造业,中国是世界装备制造业大国,德国也是世界装备制造业大国。同样的装备中国制造的价值100万美元;但同样功能的装备由德国来生产的话,可能达500万美元。中国还处于追赶阶段。

  第二种是领先型产业。这指中国在该产业的技术已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包括家电产业(如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以及高铁等。中国已经处于世界最先进的水平。

  第三种是转进型产业。这指过去中国领先,但后来由于中国比较优势的变化而领先地位不复存在,这类产业称为转进型产业。

  第四种是弯道超车型产业。这类产业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主要以人力资本投入为主,产品和技术的周期短。中国作为中等收入国家,人力资本目前跟发达国家比差距并不大,中国跟发达国家的差距主要在于金融、物质资本的积累,发达国家已经进行了两三百年,中国是改革开放以后这三四十年才快速积累,存在差距。如果一个产业新产品、新技术的发明创造主要是以人力资本投入为主,从要素禀赋的结构来看的话,中国跟发达国家并没有明显的比较劣势。对这类短周期、人力资本投入为主、金融投入相对少的产业来说,中国可以跟发达国家直接竞争进行弯道超车,而且中国在这方面还有相当大的优势。中国人多,人才多,并且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新发明、新创造出来的产品或技术在国内可以马上获得很大的市场。如果这个产品有硬件的需要,中国又是各种部件配套最齐全的国家,所以中国在弯道超车型产业上面的创新也具备比较优势。
……

2018-2-8 9:09:00
文/中国经济50人论坛 林毅夫 本文为作者在第104次“朗润·格政”圆桌论坛暨“中美二轨经济对话”中方代表团报告会上的演讲

  现在美国放弃了自由贸易的道德制高点,我国正好继续倡导自由贸易,这样可以让我国维持一个负责任的、致力于全球治理与全球发展的大国形象。

林毅夫:美国对华征收高关税不符合美国利益……
2017-10-31 8:41:00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的不仅是中国梦实现,还很有可能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为人类不断贡献其理论创新与文化自信的力量。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